第44章 番外四

在宋嘉宁历经艰辛终于将她的一条腿成功架上窗台时,她听到了死党秦沫沫掐着嗓子的惊呼。

”有……有人来了!”

对面的休息室里的年轻男星已经将外套脱去了一半,只穿着汗衫背心的身材看起来格外的帅气,宋嘉宁看得血脉喷张,艰难地将另一条腿也一并迈上窗台,头也不回地应付她:”慌什么啊,快来推我一把。”

然后宋嘉宁就听到一道漫不经心的魔音响在身后:”推哪?”

不是秦沫沫的声音。

猛一回头,她便看见一人抄手闲闲立在墙根底下,嘴边带着轻讽的笑意,好整以暇地将她瞧着。正是她的死对头苏恪。

心下一个激灵,只听”咚”一声闷响,宋嘉宁从窗台上栽了下来,手中的微型摄像机也不偏不倚地往脑门上砸了一下,头顶上方立时冒出了无数的星星。和着脑门上清晰的钝痛感,宋嘉宁悲哀地认识到,她的好事又一次毁在了苏恪手里。

”没事吧。”眼前伸过来一只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很好看。宋嘉宁顿在那儿,险些被迷惑了去,讷讷地伸出手去想借力,忽的回过神来,调转方向拍了拍屁股站起来,挑衅地冲他一扬下巴:”我好着呢。”

苏恪含笑点头,漫不经心往窗台方向探了探脑袋:”大白天的,你鬼鬼祟祟爬窗台上干嘛呢?”

宋嘉宁自然不能说是在偷窥男神,便摇头晃脑地扯谎:”我在欣赏风景,窗外的风景特别好看。我看的忘乎所以,连栽下来也不觉得疼。”

苏恪冷哼了一声:”工作时间看风景,扣工资。”

”苏恪!”宋嘉宁只觉得原本已经被摔的支离破碎的身体又被狠狠补了两刀。

宋嘉宁很不明白,她这样一个尊老爱幼、爱护动物、同情心爆棚的善良女子,为什么就栽在苏恪这家伙手里了!

小时候他们是邻居,苏恪凶悍又霸道,抢了宋嘉宁的玩具还在大人面前装的一脸无辜,那时候,他们的梁子便结下了。

上学之后,这家伙又阴魂不散的成了她的同桌,对她毒舌又粗鲁,让她日日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再后来到了大学,苏恪去了国外著名的商学院,宋嘉宁则在北方一所普通的大学就读。那时候的她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有了女孩们那个年龄该有的清丽娇俏。宋嘉宁开始像其他女孩子一样收到匿名情书和藏在她位置旁的小礼物。虽然她甚至不知道对方是谁,但一颗纯情的少女心还是被搅得微波荡漾。谁知,苏恪又出现了。带着助教的名头,对宋嘉宁方圆五百里内的桃花一一进行了拦腰折断,并不要脸地宣称宋嘉宁是他的人,谁敢接近她,他就让谁毕不了业。于是乎,宋嘉宁的大学生涯一下子从”北城的春天”退化成了”尼姑庵的严冬”。

终于,宋嘉宁熬到了毕业。她毕业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向苏恪的姐姐苏凯旋询问了苏恪的就业动向。在得知他会继续留在北方进行”助教-副教授-教授”的升级后,宋嘉宁放心地进了江城的一家娱乐公司,应聘当红男星庄浩的生活助理。

本以为可以和男神近距离接触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推开休息室的门,就看到苏恪坐在化妆镜前,对她笑的一脸无害:”宋嘉宁,我们又见面了。”

虽然苏恪美其名曰弃学从艺,但宋嘉宁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以苏恪的脑袋苏恪的智商,做教授做科学家或者做霸道总裁都没问题啊,好端端的,当什么艺人啊!

对此,苏恪的解释是……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好吧,他长的好看。

于是乎,苏恪成了她的老板。

临下班前,宋嘉宁磨磨蹭蹭挪到苏恪的休息室外,哭丧着脸:”苏恪……不扣工资成么?”

苏恪摸了摸下巴,很认真地思索了一番:”不成。”

”你要是扣我的工资,我就把你学生时期的糗事都散布出去!”求情不行只能来威胁的了。

苏恪显得很淡定:”你确定出糗的人是我不是你?”

”你……你你你……你小时候抢过我洋娃娃。”

苏恪点了点:”嗯,四分之一。”

”你……你是个虐待狂。”

”二分之一。”

”你还是个姐控!凯旋姐说什么,你都不敢不听!”

”四分之三,继续。”

宋嘉宁指控的累了,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我想起来了,你性取向不正常!你一边孺慕自家姐夫陌时铭,一边还跟华思哲相爱相杀!从小到大,就没见过哪个雌性生物近过你的身!”

苏恪长叹了一声,直起身来:”恭喜你,宋嘉宁,你这个月的工资刚刚已经被扣完了。”

宋嘉宁顿时愣了,差点要跪下去,一把抱住苏恪的长腿:”老大!手下留情啊,我刚刚逗你玩呢!”

苏恪掐着下巴做思索状。

宋嘉宁立即狗腿地凑上前去:”只要不扣工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苏恪轻咳了两声,低低地笑了起来:”赴汤蹈火倒不用,我就一个问题。”

”嗯?”

”宋嘉宁,在你的认知里,难道你是公的吗?”

宋嘉宁莫名其妙愣在原地,苏恪却像是吃了蜜糖一样,春风满面,临走还揉了揉她的头发。

总的来说,宋嘉宁自认是个认真尽责的好助理。

苏恪最终没有扣掉她的工资,她也很有觉悟,认清了只有讨好了苏恪她才能过好日子的事实,尽心打点着苏恪的一切事物。比如晚上苏恪肚子饿了,她便跑到几十里外的饭店给苏恪打包他最爱吃的芝士披萨,再比如苏恪没空打理粉丝的礼物,她就一件一件地整理好,一封一封地替他给对方写感谢回信……

苏恪被宋嘉宁伺候的极其舒坦,破天荒地给她放了两天假。

得了这两天假,宋嘉宁想的却是,糟糕,苏恪的生日好像快到了。当初出道时为了避免麻烦,苏恪对外公布的生日日期是假的,真的生日只有他身边的人知道。

宋嘉宁不由担忧,这家伙该不会是在故意试探她吧。

在忐忑中度过第一天后,宋嘉宁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苏恪压根没有打电话骚扰她,这太异常了!

第二天,宋嘉宁起了个大早,对着电脑上搜到的蛋糕制作流程试验了好多遍,终于做出了一个勉强能看的蛋糕了。

到剧组时,苏恪还在拍戏。宋嘉宁便捧着个蛋糕,窝在保姆车里等他。

苏恪拍好戏准备上车时,便看到一个小脑袋歪在后排的座位上。他让司机开车到休息的地方,然后叫醒了宋嘉宁,口气有点无奈:”不是给你放了假吗?在这种地方都能睡着,你就不怕被闷死在车里?”

宋嘉宁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以为你很快就好了。”

”没办法,演对手戏的那个女的比你还蠢,ng了好多遍,就拍到现在了。”

宋嘉宁不满地皱起眉头:”你说人蠢时别总带上我行么?”

苏恪却毫不在意:”怎么了,放你假还跑过来,想赚加班费?”

宋嘉宁扭扭捏捏地回答:”不是啦……”

苏恪眼尖看到宋嘉宁脚边放着的包装袋子,眼疾手快拎了过去。

”喂,你小心点,会变形的!”

”变形?”苏恪不解,”里面什么东西?”说着就要打开。

宋嘉宁尴尬地几乎想要捂上脸,磨磨蹭蹭地回答:”是蛋糕啊,你忘了今天是你生日吗……”

这下轮到苏恪愣住了。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看到蛋糕上用糖油写的歪歪扭扭的字,转头问宋嘉宁:”这蛋糕,你做的,为我?”

”唉,你收到就好了,我走了。”宋嘉宁根本不想多看那个奇形怪状的蛋糕一眼,手忙脚乱地想要离开。

手臂却被一个巨大的力道拖了回去,宋嘉宁一个重心不稳,跌到了苏恪的腿上。

苏恪的俊脸近在咫尺,宋嘉宁吞咽了一下,好看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犹豫地开口:”苏……”

”恪”色还没出口,后面的话便被温热的触感吞没了。

苏恪的唇瓣印了上来,宋嘉宁惊慌地睁大眼,脑中”嗡”地一下便地一片空白,只看见苏恪纤细浓密的睫毛。

那个吻还在不断加深,宋嘉宁紧张地几乎不能呼吸,下意识地想推开他,却被抱的更紧。

过了一会,苏恪轻轻放开了她,他很温柔地唤她:”嘉宁,我……”

”苏恪,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宋嘉宁跌跌撞撞地下了车,几乎是落荒而逃。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逃什么。

在她身后,隐约听到了苏恪急切的喊声:”宋嘉宁,我是认真的!”

宋嘉宁旷工了。

她将自己关在家里呆了两天,整个脑子乱糟糟的,全是苏恪。

他抢她东西时霸道的样子,他欺负她时不可一世的样子,以及……那天晚上,他亲她时温柔的样子。

宋嘉宁摇了摇头,觉得脑袋都要爆炸了。

死党秦沫沫听说了以后,意味深长地说:”你们这是两情相悦啊,躲什么呢。你还说苏恪身边没雌性生物,你可不就是母的吗,人家为你守身如玉这么多年,还不许人家吃下豆腐?”

宋嘉宁虽然觉得秦沫沫说的什么两情相悦很扯淡,但也觉得老这么躲着不是办法。

也许苏恪就是一时兴起恶作剧呢,他怎么着也跟自己认识这么久了,没必要为了这么点事闹的老死不相往来吧。

这么想着,宋嘉宁又特地花了一上午鼓捣了一个爱心便当,算是作为和苏恪和解的礼物。

兴冲冲地到了公司,走到休息室外,却听到了里面传来一个声音,是苏恪的经纪人严悦。

严悦是个三十出头戴着黑框眼镜的严肃女人,她问苏恪:”我听剧组的人说,你最近和宋嘉宁走的很近?”